对,他就是全美最好的篮球作家

对,他就是全美最好的篮球作家

ESPN这个喜爱数据和影片分析的篮球作家值得每一名智慧的球迷所喜爱。

就在西区决赛第一场,奥克拉荷马雷霆队让NBA历史上最佳球队震惊的那天早上,ESPN的Zach Lowe试图去解释西区决赛中令人困惑的问题。他在一篇2000字的文章中配上了一些影片作为例证,几乎记下来了他在第一场比赛中注意到的所有事情:雷霆是怎样通过他们积极的无球掩护轮转击垮勇士,雷霆队的Serge Ibaka在对挡拆的防守上有多幺挣扎,而Kevin Durant又是如何在比赛结束前面对Andre Iguodala近乎窒息的防守下把球打进的。

Lowe勾勒出比赛的大致轮廓——雷霆队打不了小球,因此勇士队必须加快比赛节奏——在此之间,他讲了很多自己记在小本本上的细节:举个例子,勇士队的教练Steve Kerr,把球队犯的低阶失误称作「彷彿精神错乱一般」。两句话的功夫,他就讲述了这轮系列赛的关键悖论,并抒发了自己通过电视看直播的不安情绪:「强行要求勇士队打的耐心一些是有悖于他们的天性的;很多时候当转播装置还在对準刚刚命中距离篮的对方球员时,勇士队已经转换得分了。(说真的,TNT:这个系列赛真的不适合球员特写。)」

这段文字读起来并不像其他当红作家写的比赛故事那样,也和死忠粉们赛后在论坛上欢呼雀跃(或是垂头丧气)发的帖子截然不同。他的专栏就是篮球教程,利用数据分析写出的文章,和球员的专访以及教练员们对这项运动的指导意见。Lowe散文式的文风条理清晰,但却不晦涩难懂。字里行间都透着他心中的暗喜,就好像他迫不及待地把刚刚想到的东西和大家分享一样。Lowe的文章和播客帮助我们成为一名更好的懂球帝,也使得NBA的观看体验变得更加生动有趣。即使你不读也不听他的作品,你也应该知道:Zach Lowe是全美国最出色的体育作家。

对,他就是全美最好的篮球作家

起初,在Lowe找寻到他真正的职业以前,他曾经是一名写警察报导的记者,可他却具备一名优秀作家的天赋,即能把複杂的概念解释清楚的能力。为什幺Tom Thibodeau的球队能打出那幺高效的防守?看过这篇文章你就全明白了。

越来越多的粉丝们想了解Lowe成功背后的关键原因。Bill Simmons曾经在2012年僱佣Lowe在Grantland工作, 他早在大概2000年左右就曾表示他是Lowe的粉丝,这时间太过久远,那时还是信奉团队忠诚之上的年代,那时候数据分析还不是联盟的主流。和他的前任老闆不同的是,他捨弃了童年时代对绿军的喜爱之情。现在的职业篮球,比以往的任何时候都更加娱乐化。League Pass让人们即使在关掉电视的时候,仍然可以观看任何比赛,还能在推特简讯上检视比赛的所有高光时刻。Zach Lowe从那时起,就成为了一名与众不同的体育迷,他对这项运动更癡狂,他关注的对象也更丰富。

体育联盟的球迷都是他们自己养出来的。NFL一直小心翼翼的保护着自己的版权,直到最近才开放之前只有教练和球员能看到的All-22影片。他们努力阻止球迷们了解这项比赛,这就意味着体育作家和分析家没有义务变得更加智慧。(不过有很明显的例外——你知道我在说谁,Bill Barnwell和Football Outsiders网站。)MLB,儘管不是地球上对GIF图最友好的存在,却长期保证联盟的比赛在网路上可见。同样对于这项运动来说,数据收集也是很基础的工作。联盟让数据保证粉丝和职业作家们可以随时检视,更好的理解这项运动,也像那些表达出对这项运动爱好的人们传递知识。MLB对外释放出的更多更优质的数据资源,包括Pitch/x和Statcast,帮助人们建立一个全新的搜索领域。举例来说,Brooks Baseball把每一名职业联盟射手的每一次投掷分离开来,追蹤它的运行速度,移动轨迹以及最后的结果。如果联盟不想让我们看到这个数据的话我们是不可能在网站上看到的。

正如MLB一样,NBA也为多媒体记者行业能够蓬勃发展创造了不必言说的条件。和Lowe一样,NBA Playbook的Sebastian Pruiti通过图片和影片的形式提供更加智慧、内部的分析结果。如果NBA的管理者想的话,他们就可以以非法盗用版权的理由制止Pruiti的行为。多亏了有David Stern和Adam Silver的领导,这种情况没有发生。虽然NBA Playbook已经不复存在——Pruiti曾经在2010到2011年运营它的网站;他随后为Grantland供稿,而现在为奥克拉荷马雷霆队工作——大量类似项目的飞速发展,得益于联盟对线上影片政策的宽鬆管理。

Lowe之所以能够在同辈中脱颖而出就是因为他可以适应任何角色。在2013对Well Rich的採访中,他解释道,倾向于数据分析的棒球作家Rob Neyer「改变了我原有的对运动的理解。」Lowe在后来转到运动画刊和Grantland之前曾经为ESPN旗下的部落格塞尔提克中心供稿。他那时也通过阅读John Hollinger的作品学到了很多,他是万能的PER数据的发明者——球员效率值——现在是曼菲斯灰熊篮球运营中心的副总裁。他通过每回合得分说明问题,对横向掩护的好处心知肚明,也了解围绕一张GIF图讲述的好处。他不断在联盟中蒐集资源,他是一个顽固不化的傻瓜。(「对于吉祥物团体来说那曾是一段黑暗的日子。」他2015年的某一篇专栏里开头写到。)他不仅仅是一个刻苦对待工作的人,还是一个狂热的篮球爱好者,看起来对30支球队的状况都很关心。

同所有伟大的作家一样,Lowe也努力说服我们让他自己古怪的爱好也能成为我们的爱好。

去年,他写过一篇很长的有关Tobias Harris的分析文章,这名23岁的大前锋从未入选过全明星,也不曾出现在季后赛的舞台上。这篇文章同样也可以作为一篇人物报导研究,解释了为什幺球队们对于如何评估Harris的能力没有取得一致的意见,又经过一番哲学式的分析了怎样成为一名优秀的篮球运动员。

Lowe和Harris谈论了他的打球风格,他也询问了联盟中的总经理他们如何评估身处弱队的球员——勇士总经理Bob Myers认为他「关注胶着比赛最后六分钟,会特地留意没有出手球员的表现。」在故事的结尾,比较起Harris家人之外的人们应该了解的那些,我知道了关于他的更多事情,到现在我仍然很开心能了解这些。

对,他就是全美最好的篮球作家

无论在哪个时代,Lowe都会是一名伟大的体育作家。不过他尤其适合当前这个作家可以线上发表作品的年代。他不停的写写写,录製更多的播客,每场赛后都会发数条推特。就像Simons或者其他在网上写东西的人一样,Lowe也深知一份好的榜单的吸引力有多大。Lowe的排名总是让人及其着迷但又觉得很是深刻。

在Grantland时,他详细研究了了场地的设计和球队的名称,他对NBA标誌世界的深入了解远远胜过他应该的程度,这些主观的观点(「我永远也不能理解太阳队最近想变身万圣节球队的决定。」)遍布在他的报导中——就像活塞队,你知道的,他们曾经考虑过一个标誌,特色是「十字形的扳手上託着一个坚果,意思是为了唤起人们对骷髅头旗帜的记忆。」

Lowe对球场上下发生的所有事情都满怀兴趣。执行最近的一次任务时,他写道,「平心而论,关于乐透抽籤的种种都再有趣不过了。」这篇文章中我最喜欢其中一个片段,听起来有些不可思议但是却透露了更衣室内外的琐事,这样的报导如果换做别的记者,可能会遗忘在他们的笔记本里,甚至都不会被记下来:越来越邪恶的球队主管们隐藏在休息室内,想知道联盟在乐透抽籤之前有没有意识到智慧手錶的问题,人们是否能够鬼鬼祟祟的通过苹果手錶第一时间交流结果。没有。联盟明确的表示所有智慧手錶都应该被隔离在房间外,同样还有手机和膝上型电脑。

对,他就是全美最好的篮球作家

Lowe的播客总是一副千年不变的随意又慵懒的语调。在最近的一期节目中,在有关洛杉矶快艇队现状的讨论中,他对Bleacher Report的Howard Beck说到,「质疑DeAndre Jordan和Blake Griffin与Chris Paul不和的流言从未停止过,从未。」在大多数时间里,体育记者好像呈现给我们的都是一种形象——他们从来不会把他们知道的作为线索提供给我们。而Lowe不是这样,他好像和我们共处一室,把他知道的全都转述给我们。

在2016年5月,不难想象体育媒体的未来并不理想。这看起来就好像(Colin Cowherd和Jason Whitlock在一个无限迴圈的环境下互相大喊,而Skip Bayless在一旁高声说道,如果LeBron James有「关键球基因」的话,他们两个就再也不用争吵了。

Lowe的工作提醒我们,所有的一切都不会被忘却。他是一名值得被智慧的球迷喜爱的伟大的体育作家,是一个智慧的联盟所塑造的体育写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