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期对母施暴!父患精神病不敢看医生

长期对母施暴!父患精神病不敢看医生

文/陈甘华

绘/管羿槿

渐渐地了解父亲也是受苦的人,因为精神疾病讳疾就医,让他自我伤害也伤害家人,姐妹原谅爸爸,让爸爸——飞,也让自己——自由。

爸爸十六岁后,常常觉得耳边出现声音,有时骂他,有时跟他说话,他对着声音回应动作,爷爷奶奶不能理解,带他去收惊,乩童说十四岁的双胞胎弟弟过世,鬼魂不愿离去,回来跟着哥哥,之后只要爸爸耳朵出现声音,大吼大叫,爷爷奶奶就带去庙里收惊,让爸爸身心安顿,这样过了十余年。

妈妈二十岁时,认识外表看起来还正常的爸爸,交往没多久,因为怀孕,只好结婚,生下大女儿梅绮,爸爸耳朵出现声音次数越来越密集,严重时爸爸还口吐白沫,出现癫痫症状。

有人建议爸爸去精神科就诊,爷奶不忍心儿子被称「疯子」,只带爸爸去庙里收惊,但耳朵的声音越来越多,爸爸也越搞越乱,现实或耳里的世界,爸爸搞不清楚,用酒来麻痺自己。

渐渐的爸爸没有能力到外面工作,妈妈为了养家,外出做工,回家还要承受父亲疑东疑西的言语,半夜爸爸没有安全感或是为了发洩对抗耳边声音的压力,对妈妈索性,妈妈承担白天的工作的辛劳,还得忍受爸爸野兽般的性羞辱或施虐、强暴,母亲不堪,但精子仍流入体内,生下了老二梅欣与老三俊安。

妈妈不堪这样的负荷,逐渐出现焦虑不安、哭泣、睡不着,为了三个孩子,还是需要做工赚钱,担负家计。

妈妈去医院拿了抗忧郁剂、安眠药,但引发问题的是爸爸,爸爸不去看医生,每天喝酒、骂人像疯子一样,妈妈吃再多的药,也解决不了忧郁的根源,妈妈承担的压力过大,曾在爸爸半夜疯狂索性的时候,动过杀掉先生的念头,但想到自己要去关,三个孩子没人照顾,无依无靠,非常不捨,念头暂时压了下去。

梅绮、梅欣、俊安从小看着爸爸狂骂、喝酒、对母亲施虐,爸爸很烦时,三个孩子也是被毒打的对象,因为是自己的爸爸,孩子不懂的反抗,默默忍受。

没有就医,爸爸耳朵的声音,像魔音般的在脑内乱窜,以喝酒或对太太、孩子的施暴减轻自己的痛苦,但看到太太对自己的恨意或孩子看到自己眼神反映出的惊恐,爸爸也很痛恨自己。

有一天耳朵又出现大吼大叫的声音,爸爸拿起绳子要把自己吊起来,阻绝那声音,梅绮在旁边大叫「爸、爸、不、要!」喊梅欣赶快打电话给妈妈,年幼的俊安不懂爸爸为何拿着绳子,被大姐、二姐的哭叫声吓呆在一旁,但爸爸只想要结束耳朵的声音,绳子挂在窗台,头往绳子里套,两腿一伸,孩子的哭叫声与耳内的声音——嘎然而止。

三个孩子亲眼看着爸爸往生在窗台,梅绮、梅欣的哭声也止不住爸爸飞去的魂魄,俊安还是呆立在一边。

妈妈赶回家,看到这个画面,急着拿椅子跟梅绮、梅欣将爸爸的身体移下来,梅绮将爸爸的头从绳套拿出来,是看到爸爸往生面容的第一人。

梅绮那时国二,梅欣小六、俊安六岁,爸爸生前让他们感受的恨意,从没有让他们有发洩情绪的机会,又在三个孩子面前离世,在孩子的心里烙印上的「痛」,久久不离。

长期对母施暴!父患精神病不敢看医生


(博客思出版社提供,请勿随意翻拍,以免侵权。)

匆忙办完丧事,从此没人在家提「爸爸」两个字,学校很注意梅绮、梅欣的伤痛辅导,但两个孩子隐藏的很好,因为他们决定不要再跟「这个人」有关係,要关闭跟这个人的画面,母亲仍受忧郁症的困扰,长期服用抗忧郁剂,让自己的心稍能安定。

几年后梅绮、梅欣出社会工作、有一天梅绮经过教会,不自主得走进去,听到传道讲道:「耶稣说:『我是世界的光,跟从我的,就不在黑暗里走,必要得着生命的光』」(约翰福音8:12)

「你们当负我的轭,学我的样式,你们的心里,就必得安息,因为我的轭是容易的,我的担子是轻省的。」(马太福音11:29—31)

「我留下平安给你们,我将我的平安赐给你们,我所赐的,不像是人所赐的,你们心里不要忧愁,也不要胆怯。」(约翰福音15:27)

梅绮眼泪狂掉,觉得自己多年来躲在黑暗里,终于得到光的指引,回家分享给梅欣,带妹妹一起到教会,在讲坛上顶端看到耶稣背十字架的雕像,姊妹俩都哭了,那像她们俩多年来拒绝谈论「爸爸」,把自己的苦与恨,隐藏与背负,但父神说:祂会为我们承担,两姐妹如释重负,每星期欣喜去教会,读经、祈祷、唱诗歌,得到内心的充实与平安。

渐渐地了解父亲也是受苦的人,因为精神疾病讳疾就医,让他自我伤害也伤害家人,姐妹原谅爸爸,让爸爸——飞,也让自己——自由。

● 《键盘大柠檬》提醒您,请给自己机会:

自杀防治谘询安心专线:1925;生命线协谈专线:1995

*本文摘录自《背叛观护人 盼望一直在》

长期对母施暴!父患精神病不敢看医生

绘者:管羿槿